当前位置: 主页 > 智能而出 > 正文

梅兰芳与上海中国大戏院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9-02-09 评论数:

  近闻位于上海黄浦区的原中国大戏院经过改建,面貌焕然一新,将以崭新的舞台设施,引进中国一流的艺术表演,满足上海市民的文化欣赏需求。上海中国大戏院,当年曾经是上海京剧演出的“四大舞台”之一,享有盛名,民国时期和新中国建立后,许多著名京剧演员曾在这里登台演出,赢得观众的喜爱,对中国传统“国粹”京剧影响的扩大,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有一段时间,这里是著名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演出的主要剧场,留下不少中国京剧演出史上的佳话,由此也成为上海中国大戏院乃至上海十分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早在1935年2月,梅兰芳就在中国大戏院的前身三星舞台演出过,2月14日至17日,梅兰芳为中华慈幼协会浙江旱灾筹赈参加义演,同合演出的都是当时社会名流名票。

  1946年6月,宋庆龄主办的中国福利基金会举行赈济饥民筹款义演,假座中国大戏院连演6天,梅兰芳、程砚秋、马连良各演两天。

  1946年11月2日至1947年1月6日,梅兰芳与杨宝森合作演出于中国大戏院,这是杨宝森第一次在沪加入梅兰芳剧团演出。杨宝森时年38岁,虽为梅兰芳挎刀,但有时两人排名并列,双挂头牌。从1946年11月2日夜戏梅兰芳和萧长华演出《苏三起解》开始,到1947年1月6日,梅兰芳这次在中国大戏院连续演出了两个多月,这也许是梅兰芳在一个剧场演出时间最长的一次。几乎每天都有梅兰芳的演出,演出剧目有《苏三起解》(4次)《四郎探母》(9次)《宇宙锋》(4次)《春秋配》(2次)《法门寺》(3次)《贩马记》(3次)《头二本虹霓关》(2次)《霸王别姬》(11次)《汾河湾》(2次)《贵妃醉酒》(5次)《樊江关》《审头刺汤》《黛玉葬花》(2次)《前部西施》《后部西施》《金山寺/断桥》(5次)《廉锦枫》(2次)《凤还巢》(6次)。其中生旦对戏《四郎探母》《法门寺》《审头刺汤》《汾河湾》均与杨宝森合演。当时《申报》报道:“梅兰芳剧团自在中国大戏院公演以来,备受热烈欢迎……”(《申报》1946年11月9日)据说在这次演出期间,因观众踊跃,中国大戏院的铁门一度被挤坏。

  图 梅兰芳、杨宝森1946年12月12日在中国大戏院演出《武家坡》剧照

  在中国大戏院结束演期两天后,即从1947年1月8日开始至17日,天蟾舞台与中国大戏院举办了为期10天的盛大义演,由梅兰芳、程砚秋、杨宝森、谭富英、周信芳、李少春等联袂演出,为抗战胜利后罕见之强大阵容。其中大轴戏为梅兰芳、程砚秋、谭富英、赵培鑫等合作演出的《龙凤呈祥》,梅兰芳、杨宝森与名票陈大蔆、赵培鑫合作演出的《四郎探母》,以及梅兰芳演出的《贵妃醉酒》。

  1947年9月,由北平国剧公会、上海伶界联合会、上海戏院业联谊会、上海戏院业职工会共同协助举办的杜月笙六十寿辰救济水灾平剧义演,在中国大戏院举行。自9月3日至12日,共演了10天,义演的王牌演员是梅兰芳,他一人唱了8天的大轴。梅兰芳此次演出状态颇佳,深得舆论好评。当时报纸评论梅兰芳演出的《龙凤呈祥》:“梅大王之孙尚香雍容华贵,五彩灿烂,虽已逾半百之龄,嗓子犹如莺啼燕语,听来自然,毫不费力。”

  1947年2月25日至26日,为表示对著名花旦李世芳的哀悼,抚恤李世芳家属,梅兰芳发起组织上海京剧界人士,在中国大戏院举行义演。

  李世芳是当时“四小名旦”之一,父母都是山西梆子演员,他从3岁开始就跟随父母往来于大小城市,10岁时,其父亲在北平定居,专心教子。1931年7月24日,李世芳正式进入北平富连成科班学艺。1934年科班为他排演《骊珠梦》,因觉得他的嗓音、扮相与梅兰芳年轻时颇为相似,决定为他排演梅派新戏。1935年春,《霸王别姬》首演于广和楼,李世芳的梅派风范使四座惊异,一时北平各报刊连篇载文称颂,并赠以“小梅兰芳”的美称。1936年,梅兰芳由沪赴北平,观看了李世芳演出的《霸王别姬》和《贵妃醉酒》,颇为满意,经富连成班主叶龙章同意,收李世芳为弟子。梅兰芳的悉心教导,使李世芳技艺日见精进。出科后,李世芳以梅派传人为号召,挑班至各地献演,声名日起。1936年冬天,李世芳在童伶选举中,以超出他人五六千张票之多的绝对优势,被选为“童伶主席”。1939年,北平《立言报》效仿20年代评选“四大名旦”之举,主办了从青年新秀中评选“四小名旦”的活动,最后评选出李世芳、毛世来、张君秋、宋德珠为“四小名旦”。

  1946年冬,李世芳来到上海演出,梅兰芳为了推介自己的弟子,对他的演出精心策划,细加指导,使李世芳在上海首场演出《霸王别姬》获得极大的成功。1946年除夕、1947年元旦及1月2日,梅兰芳特意与弟子同台合作演出《金山寺》《断桥》两折戏,准备弟子回家路费。不想这三场戏竟是李世芳诀别人世的最后演出。

  1947年1月5日早晨,李世芳在龙华机场搭中航班机返回北平,不料飞行到青岛上空时,不知是天气状况影响,还是机件故障,班机在青岛东南方20余里的崂山附近撞山出事,当场起火焚毁,全机五十多人无一幸免,全部罹难。噩耗传出,轰动全国。一代名伶,英年夭折,享年才26岁,令人惋惜万分!

  本来李世芳不一定回北平过年,留在上海老师家里过年也无不可。因当时与同演魏莲芳之间有点误会,为避免加深误会,李世芳在1月2日陪老师演完《水斗》《断桥》以后,决定回北平。但是中国航空公司由上海飞北平的机票早已订光,恰好杨宝森的太太有飞北平的机票,于是李世芳向杨宝森太太商请,让出她预订的机票。谁知,就是这么一个临时决定,断送了他自己性命,而杨宝森太太则逃脱了一场劫难。

  那天是梅兰芳亲自送李世芳上的飞机,想不到当晚就传来噩耗,噩耗传来时正在中国大戏院后台化妆的梅兰芳几乎晕过去。身边有人安慰说:“这消息不一定可靠。”梅兰芳还是神情恍惚,他压住内心的悲痛,勉强打起精神,把戏演完。回家在自己房中,梅兰芳看着李世芳的照片:26岁,多么年轻、多么有才华有发展的青衣演员啊!真不敢相信,短短几天已是隔世之人。第二天一早,梅兰芳就拨通了飞机场的电话,当对方证实飞机失事、李世芳遇难确有其事时,梅兰芳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悲痛,他大哭了几次,以后很长时间不愿意排演《金山寺》。

  在办理完李世芳的丧事后,伤痛之余,梅兰芳决定组织在中国大戏院进行6场义演,以悼念李世芳的不幸逝世,并用演出所得接济李世芳家属。

  从确定义演曲目、决定演员阵容,到安排正式演出,梅兰芳都亲自操办。义演曲目确定是《八五花洞》,《八五花洞》实际是《四五花洞》的扩充版。这是一出情节荒诞的玩笑戏,讲武大郎与潘金莲因家乡天旱,到阳谷县寻访其弟武松。途中经五花洞,洞内的妖魔金眼鼠与银眼鼠幻变为假武大郎与假潘金莲,戏弄真武大郎夫妻。四人对视,相貌言行逼肖,互扭到阳谷县衙告状,糊涂县官难断糊涂案。恰逢包拯到此地,请来了天兵才降服了众妖。该剧以花旦为主,妖魔变幻为潘金莲,可以根据旦角阵容灵活处理,或变一个,或变多个,有时为热闹,可演《六五花洞》《八五花洞》。这次义演《八五花洞》的八位坤旦,都是梅兰芳亲自点的名,有秦慧芬、海碧霞、于素秋、曹慧麟,梅先生的女儿、梅葆玖的姐姐梅葆玥,有他的弟子、后来去了台湾的顾正秋,还有李蔷华。对这次义演,梅兰芳的认真超乎想象。服装方面,他为每位演员专门定制了一套演出服,还让大家都到他马思南路121号的家里去试穿,一个一个地亲自过目,并看每个人的走步,梅兰芳那认真专注的目光,多少年后李蔷华还记得十分分明。梅兰芳还作出规定,这么多演员,必须每天去他家报到,他天天亲自到场排戏,一点不含糊,远比他自己演出还上心。由此可见,梅兰芳对这次为悼念李世芳举行义演的重视程度,也足见他对其弟子的一片深情。

  图 李世芳遇难义演《四郎探母》后合影,左起王幼卿、梅兰芳、梅葆玖、言慧珠等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当年12月6日至1950年1月30日,梅兰芳带领梅剧团再次来到中国大戏院公演。这是新中国建立后梅兰芳第一次在中国大戏院演出。这次演出,梅兰芳带着他16岁的儿子梅葆玖一起来,父子两人头一次登台合作演出,在中国大戏院演了《游园惊梦》。

  梅葆玖后来回忆说:“因为是第一次和父亲一起唱,成了全家的大事,学校已经放寒假,许多同学都要来看戏。当然最高兴的是母亲和外祖母了,我的日常起居,都按父亲的习惯进行了调整。我长大了。从小看管我的于妈,也跟着我到剧场,成了家庭大动员。这方面,我真的比现在我的学生条件优越许多。”

  “第一次和父亲同台是1949年12月29日至31日连演三天昆曲《游园惊梦》,父亲的杜丽娘、我的春香,在上海中国大戏院,开锣是班底的大武戏《大三叉口》,后面是萧长华的《老黄请医》,压轴是奚啸伯、杨盛春的《托兆碰碑》,大轴是俞五爷(振飞)和我们父子的《游园惊梦》。”

  梅兰芳父子合作《游园惊梦》,3天演完后,在中国大戏院这一期演出中,又加演了5场,一共演了8场。

  图 1950年1月15日梅兰芳、梅葆玖父子在中国大戏院合演《游园惊梦》剧照

  1950年5月19日至6月6日,梅兰芳剧团又在中国大戏院作短期公演。这次演出,梅兰芳演《宇宙锋》《贩马记》《霸王别姬》《贵妃醉酒》,梅兰芳、梅葆玖父子合演《游园惊梦》《头二本虹霓关》。

  演出期间,1950年5月27日恰是上海解放一周年纪念日,在筹备庆祝会上解放军代表建议,庆祝活动不用一切扎牌楼等形式上的无谓靡费,但是希望能有精彩的表演节目,有不少官兵说:“看梅兰芳是祖辈就有的心愿,但那时没有条件看。”文化局领导将官兵的这一心愿告诉了梅兰芳。梅兰芳说:“我应该唱一出,给为解放上海而努力的战斗同胞们听听。”但是26日当天晚上,梅兰芳在中国大戏院有戏,戏票在两个月以前就订完了。当时,有人提出是否放在5月26日白天演,但是解放军战士们都住在江湾,徒步到市区,太早又不行。梅兰芳当机立断,唱《霸王别姬》,因为那天在中国大戏院的夜戏也唱《霸王别姬》。梅兰芳说:“我可以在中国大戏院唱完,下了台不必卸装,坐了车子到大礼堂接着再唱。”市政府领导知道了梅兰芳的态度,说这样太累了,毕竟也要近60岁的人了,梅兰芳说:“偶一为之,不要紧的。”

  那天住在中国大戏院附近的老上海,也跟着在戏院门口等了老半天,看着戴着满头珠翠的“虞姬”和全身披挂的“霸王”从戏院后门出来,坐进汽车。这一场景,第二天成为庆祝上海解放一周年的特别新闻被传颂。

  原文载于《世纪》杂志2019年第1期,责任编辑:周峥嵘,新媒体实习编辑:钟凯月。本文为《世纪》杂志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邮箱告知,侵权必究。

  关键词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